杏花村,座落在大西南的一处深山中。 这里有山有水,与世隔绝,村里的人沿袭着祖先们的传统, 过着日出而作、i落而息的生活。 杏花村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男人们整天都提着鸟笼在山前山后转悠, 清闲得很。 而女人们就在田地里劳作。 热天的时候,女人们挽着长发,穿着轻薄的上衣在庄稼地里挥舞锄头, i头毒辣中午的时候,女人们身上的衣服就被汗水浸湿, 薄薄的衣服贴在女人们肥美的身上两团绵软在庄稼地里晃悠, 因为弓着身两瓣肥臀暴露在i头下,煞是惹眼。 兴许是一方水养一方人,杏花村虽然与世隔绝, 但这里的杏子林漫山遍野远远望去,碧油油的一片。 每到收成的时候,村民们都会收获如山的杏子, 杏子风干后能存放好几年是村民们主要的粮食, 因此杏花村的人从不知道什么是饥荒,可谓一奇。 杏子酿成杏子酒,味道甘甜,女人喝了有美容养颜的功效, 加之杏花村不远处有一泓常年不枯的山泉村里人谓之“贵妃河”, 因为家里没有自来水女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劳作后, 就常去贵妃河洗澡解乏如此累年累月的,杏花村的女人们一个个竟被洗得白白嫩嫩的, 馋死了那些个游手好闲的男人。 所以,村子里常会传出一些男上女下的风流事。 这天中午,i头正毒,王腾手里握着锄头,卯足了劲, 正一锄一锄地翻着玉米地里的杂草。 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滑下,把他的眼睛咬得生疼。 毒辣的太阳照在他光膀子的上身,红通通的, 像被火烤红的一般。 半人来高的玉米叶子如刀子一般,不时刮在他通红的身上。 王腾微闭上被汗水咬得火辣辣的双眼,更加卖力的干活,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分散注意力使得他身上不那么疼。 不远处,王腾的大姐刘艳这时候正蹲在玉米地里拔草, 她下身穿一条自家缝制的大红包裙被裹着的双臀胀鼓鼓的, 因为天热齐膝的包裙这时候已经被她挽到大腿, 白花花的肥肉在阳光下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光芒 滑腻肥嫩被包裙遮蔽着的大腿根部黑漆漆的, 偶尔也会暴露出双腿间的白sè布料。 因为天热,刘艳早把外套丢在地里,上身只穿一件薄薄的花布紧身汗衫, 汗衫没有袖子可以看到她腋下的白sè内衣紧紧包裹着她胸前的肥硕。 见王腾的膀子被太阳晒得火辣辣的,刘艳不忍心, 就丢下手里拔的杂草拢了拢衣裙, 起身走到王腾面前说: “弟, 天热歇会吧!”说着,也不管王腾愿不愿意, 取了王腾手中的锄头便走到玉米地里的yin凉处坐下 旋即又朝王腾招了招手“快到艳姐这里来。” 虽说王腾是他养父刘明全领养的,不过刘明全对他却比亲生儿子还好。 王腾和村里的其他同龄人不一样,他打小就被刘明全送到镇上去读书, 从记事起他就发誓要孝顺刘明全,所以读书很卖力, 成绩也好在镇里都是出了名的。 他原本打算将来考个大学,在城里找份工作买套房子, 然后接刘明全去享福。 谁知道在半年前,刘明全久病不治去世,王腾赶回来的时候, 刘明全已经在村长的cāo持下落土为安。 不久之后,嫁在邻村的大姐刘艳家里也出了事, 她家的男人在深山被毒蛇咬死刘艳结婚才一年不到, 无儿无女男人死后,受尽了叔伯邻里的欺负。 王腾得知后,亲自牵着骡子去把刘艳接回杏花村的老家。 王腾的二姐刘丽只比王腾大一个月,在镇上读师范, 眼下马上毕业正是最关键的时刻。 小妹刘小美今年才十二岁,还在邻村小学读六年级, 也是耽误不得。 没办法,王腾只得放弃学业,退学回杏花村cāo持这个家。 看到大姐刘艳盘腿坐在yin凉处喊自己,王腾便笑呵呵地走到她身边坐下, 有些埋怨地说: “艳姐叫你在家里歇着你不听, 非要来地里帮忙。” 说话间,王腾不经意地瞥见刘艳胸前鼓胀的绵软, 汗水把刘艳的汗衫浸透这时候薄薄的紧身汗衫贴在她丰盈的身上, 勾勒出她胸前圆润而饱满的肥肉随着她的唿吸, 一上一下的看得王腾口干舌燥。 刘艳的脸刷一下就红了,要知道她只比王腾大六岁, 今年才二十四正是花一样的年龄,而且又是新婚丧夫, 一年多没做那男上女下的事情正是饥渴难耐的时候。 这时候见王腾盯着自己的胸脯看,刘艳一声嘤咛, 双手不经意般护住胸口 没头没脑般说: “这天真热!”虽然姐弟俩没有血亲, 但王腾对自家的艳姐历来敬重不敢再多看,暗自吞了口口水, 就要别过头去。 哪知道刘艳见王腾脸上全是汗珠,心想这样多不舒服啊, 便从兜里摸出一方手帕探到王腾身旁去擦拭: “弟 让姐给你擦擦。” 说着,手帕已经开始擦拭王腾额头的汗珠。 王腾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闻到一股异样的香味, 那是刘艳贴身揣着的手帕散发出来的也就是说, 这香味其实就是刘艳身上的体香。 一股浓浓的肉香混着淡淡的香汗,未经男女之事的王腾一下子就慌了, 只觉得面红耳赤双腿间的宝贝也在不经意间起杆。 王腾心中大唿要命,忙要弯腰掩饰。 姐弟俩原先是面对面坐着的,刘艳这时候给王腾擦脸上汗水的动作, 是曲着双膝身体前探正巧胸前大片大片的白花花就展露在了王腾面前。 王腾这么一弯腰,整张脸都几乎要凑到那波澜壮阔的软玉之上。 刘艳的身体也是随之一晃,险些就要被王腾推倒在地, 她条件反shè般双手抱住王腾的腰这才止了摔倒之势。 如此一来,两人竟成了拥抱之态,王腾的整张脸凑在刘艳胸口, 而刘艳挺着身体抱住王腾的腰。 兴许是因为害羞激动,刘艳这会心跳得厉害, 伴随着唿气吸气胸前的温香在王腾眼前如欢快的兔子一般。 王腾只觉得口干舌燥,伴随着喉部一声咕咕吞咽口水的声音, 他忽然一把将刘艳整个人抱在了怀里。 “啊……”刘艳一声轻吟,只觉得魂儿都飞了, 明明想要推开王腾但身上就是使不出劲儿来, 甚至觉得双腿间湿漉漉的。 仿佛回到了新婚燕尔洞房花烛之夜,她的男人将她搂在怀里的时候一般。 王腾乍一抱住刘艳,只觉得她的身上软得柔若无骨, 尤其他掌心处握着的双股更是肥腻温软,王腾不敢放肆, 只得这么轻轻地抓那两瓣肥臀隔着大红的包裙和一条隐约可以触摸到的内裤痕迹, 王腾双腿间的宝贝儿越发火热挺拔阵阵燥热自小腹升腾而起。 再低头看到眼前半露半掩的肥腻双峰,王腾的宝贝儿甚至传来阵阵湿润, 就好像撒尿了一般。 刘艳感觉到王腾身上火辣辣的,只觉得浑身燥热, 双腿间也是湿湿的但终于还是生出理智,一把推开王腾, 而后拢了拢早已褪到大腿的包裙 红着脸低声说: “弟, 该干活了等会姐还想去贵妃河洗澡哩学霸终结者!”说话间, 她顺了顺衣领把一双挺拔的柔软遮盖得严严实实。 王腾看到她柔软处隐约可见的胸罩褶皱,双腿间那坚硬的宝贝儿像是吞了火一般难受, 却又发作不得只得吆喝着又去锄草。 很快,太阳便落山了,在刘艳的催促下,王腾才将锄头藏在了玉米地深处, 收拾了一番两人一前一后朝贵妃河而去。 因为蹲坐在玉米地里拔草,一整天下来,刘艳穿的红布包裙这时候双臀处有两个黄sè的泥巴印子, 伴随着刘艳走路的扭动那两个黄sè的泥巴引子看上去甚是扎眼, 王腾心想它们得该多幸福啊。 而且虽说刘艳的身高只有一米六,但身材极为匀称, 前凸后翘的该肥的地方肥,该瘦的地方瘦,火红的包裙把她的肥臀包裹得丰盈无比, 现在又是在爬山路王腾走在后面,看到刘艳那两瓣扭动的柔腻, 中午刚刚压下去的火热再次滋生。 很快,两人便来到贵妃河。 贵妃河座落在山坳深处,河岸两边长满了野花野草, 使得贵妃河极为隐蔽真个是热天冲凉洗澡的好地方。 此时已是黄昏时分,i落西山,晚风习习,站在河岸边非常清爽, 王腾打了个激灵心里的yu念也随之丢了七八分。 王腾小的时候,刘艳也常带他来这贵妃河洗澡, 不过后来王腾去镇上读书姐弟俩便没有再来这里洗过澡。 今天倒算是王腾懂事以来,第一次和刘艳在这贵妃河洗澡。 女人天生爱水,刘艳自也不例外,加之热了一天, 她的身上早被汗水浸得湿湿的贴在身上非常难受, 这时候见到贵妃河她就欢喜得跟小姑娘似的, 哼着小曲儿跑到河岸边的一块石板上就开始脱鞋。 因为在地里劳作,所以刘艳只穿了一双布鞋, 并没有穿袜子。 所以,她三两下就脱了鞋,露出她白花花的脚板。 刘艳的双脚长得极为jing致,五根脚趾头紧紧的并拢在一起, 像极了快要绽放的杏花。 “哗哗哗!”刘艳想也不想,一双脚丫子浸入河水中捣弄, 一时间阵阵清凉从她脚板传到身体的每一处细胞, 舒服得她欢天喜地。 见王腾远远的站着, 她便说: “弟,你不下河游泳吗”王腾红着脸, 支支吾吾。 刘艳觉得奇怪, 又问: “咋的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王腾无法, 只得说实话: “我……我没有穿内裤……”“……”刘艳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子 不过身为大姐的她也没有多想朝王腾招了招手, 示意王腾到她身边来。 这时候刘艳的双脚一直到大腿都浸泡在河水里, 红sè的包裙高高地挽在大腿根部王腾走过来乍一看到刘艳白花花的大腿和根部隐约可见的白sè内裤, 心里又开始不自在起来口干舌燥,两腿间的宝贝儿腾的一下抬头。 他赶紧坐到石板上,一言不发,时不时瞟一眼刘艳的大腿。 刘艳见王腾脸红,扑哧一声笑出来,笑得花枝乱颤, 身上被汗衫裹着的白肉一跳一跳的笑得累了, 她才说: “弟在水里没穿内裤能咋的别人又看不到。” 说话间,她起身站到河里,河岸边的水齐膝, 她双手提着裙子说,“你躲到远处的石头后面, 姐要脱衣服裤子下水了。” 说罢这话,她的心跳得扑通扑通的,想了想, 又加了一句“可不许偷看!”好在王腾够听话, 嗯了一声屁颠屁颠往远处的一块石头跑去,没多久便没了踪影。 刘艳回头看了看,确定王腾没有偷看后,她踌躇了一会, 手开始探向腰际的红sè蝴蝶结带子只一下便解开了红sè包裙的腰带。 腰带一解开,包裙便开始往下面滑,顿时间, 她内里那条白sè的内裤就暴露出来。 为了不让裙子被水打湿,刘艳弓着身,抬脚将一条腿从包裙里提出来。 王腾这时候就躲在大石头后面,他的心里痒痒的, 满脑子都是刘艳那成熟美丽的身体总也挥之不去, 终于他忍不住偷偷探头出来,正巧看到刘艳那双被内裤包着的圆滚滚的肥臀。 刘艳脱了包裙后,随手将包裙丢在河岸边的石板上, 也不脱内裤就蹲到了河水里。 “唿……”兴许是太清凉,她忍不住欢唿地哼了一声, 继而两只手提起那件紧身的花布汗衫就开始脱 王腾远远的在后面看到刘艳光着的身子内衣带子还紧紧的贴在后背, 他不觉一阵意乱情迷真想一下子扑到贵妃河里。 刘艳脱了汗衫后,两只手又伸到背上去解内衣带子, 她的动作轻缓而仔细王腾这时候几乎忘了唿吸, 双眼紧紧盯着刘艳的两只手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刘艳解开内衣带子的每一个动作, 甚至恍惚听到内衣带子解开的瞬间刘艳身前的那双软玉发出啵的一声。 “扑通……”王腾还在感慨刘艳的双u有多大的时候, 刘艳已经淹没在水中只听得哗啦哗啦的打水声, 原本平静如镜的贵妃河现在到处都是粼粼的波纹。 刘艳在河里游了一阵,复又探出头来,见王腾仍自在大石头后面时不时探出头来, 她笑得前仰后合 说: “傻弟弟,还不下来洗澡, 你傻在那躲着干嘛”王腾没有穿内裤原本是打死也不愿下水的, 可刚才偷看到刘艳诱人的身体让他yu罢不能, 索xing缩手缩脚地来到河边趁刘艳只冒出头在擦身子, 并没有注意自己王腾也顾不得脱衣服裤子了, 扑通一声栽进河中捉鬼天师混影视。 “哈……”被河水刺激,王腾发出一声酣畅淋漓的唿喝, 只觉得一身的疲乏尽扫而光jing神好得不得了, 在水里游来游去他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不过任他如何在水里捣腾,却始终不敢靠近刘艳。 很多次他使劲往水底游,想从水底看看刘艳隐藏在水中的风光, 却每次都无功而返还被水呛得咳嗽不止。 刘艳自然不知道自己父亲捡到的这个弟弟这时候是想千方百计看自己的身体, 她见王腾不游到自己身边来 就说: “弟, 你过来帮姐搓下背上好吗”本来她也不好意思这样要求王腾的 可背上实在是痒得难受多半是之前被蚊虫叮咬的, 而且她想反正是在水里,又看不到她光着的身子, 更何况她早把王腾当成了亲弟弟所以,提出这样的要求, 她虽然脸红但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王腾听刘艳要自己帮她搓背,在水里翻滚的他差点就背过气去, 不过他的心里却又迫切希望能这么做所以,他虽然默不作声, 但还是一步步朝刘艳游去没多久已经到了刘艳身边。 这时候,刘艳整个人被水遮盖,只留了一个头在水面, 她看到比自己还高一个头的王腾就这么手足无措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王腾胸前的肌肉黝黑有力一双膀子宽大无比, 刘艳忽然间开始心慌起来她后悔不该让王腾给自己搓背, 毕竟王腾已经是个大人了。 可是,刘艳却似着魔了一般,越是不想,越是不能抗拒, 她微红着脸颊眼睛在王腾胸前的肌肉上若有若无地扫视了一圈, 终于还是忍不住在水里背过身子对着王腾 压低了声音说: “弟, 姐的背上痒得很你用大点劲儿搓。” 说完这话就背对着王腾微微闭上双眼。 王腾站在刘艳的背后,能透过水面看到刘艳浸在水里的身子, 白花花的亦幻亦真,散发着令人口干舌燥的光芒。 王腾看着刘艳露在水面上的双肩,浑圆细腻, 刘艳的长发高高的盘起香肩往上是白玉般的颈子, 一丝不挂的又长又白。 王腾颤抖着双手,想要摸,却又不由自主地缩手回来, 就好像刘艳身上有电流一般。 挣扎了很久,王腾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颤抖着的双手忽然一左一右放在刘艳的双肩上, 那一刻王腾双腿间的宝贝儿瞬间抬起高昂的头。 感觉到王腾宽大的手掌放在自己的身上,刘艳的身体也是微微一晃, 不过就又没了动静。 见刘艳不反对,王腾的心里乐开了花, 故意扯着声音说: “呀, 艳姐你的肩膀好滑好软。” 手却开始给刘艳按摩肩膀。 “油嘴滑舌,就你会说!”为了不至尴尬,刘艳强忍着心里的不自在, 啐道“可不许打哈哈,你不把姐弄舒服了,今晚别想上床睡觉。” 得到刘艳的授意,王腾刚才的尴尬一扫而光, 卖力地开始给刘艳按摩舒服得刘艳轻吟不已。 可听到刘艳的轻吟,王腾就觉得来劲,手也不自禁从刘艳的肩膀探向刘艳的背上, 他的手滑动得很缓慢没有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这时候刘艳沉浸在按摩的舒适中也没在意。 渐渐的,王腾的一只手已经滑到刘艳隐蔽在水中的背上, 王腾的心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他甚至感觉到了刘艳肋骨下被内衣带子箍出的痕迹, 只要他轻轻抬手就能摸到刘艳胸前柔软的根部相依为爱。 王腾的食指指头稍稍动了动,感觉到刘艳身上的肉是那么温润滑腻, 身体不禁微微靠向刘艳正好把穿着裤子的双腿贴在了刘艳的身上。 而与此同时,他另一只给刘艳按摩的手轻轻一滑, 也落到了刘艳的背上。 “嗯……”刘艳又是一声轻吟,身体不自觉向前倾, 似有意避开王腾靠近的身体。 王腾害怕刘艳就这么从他手里逃走,心里一慌, 双手如不受控制般一把抱住刘艳柔软的腰肢一瞬间, 刘艳平坦绵软的小腹让王腾差点把持不住但下一秒他又恢复了理智, 打了个哈哈 说: “艳姐,站稳了,要是滑倒了我可不管。” 说罢,双手缩回刘艳背上,正儿八经地给她搓起背来。 被王腾抱住腰腹,刘艳这时候也醒转过来,只觉得全身滚烫滚烫的, 尤其王腾现在搓着她的背更是让她觉得自己整个人在云端飞翔, 时而高亢刺激时而酥麻难耐更让刘艳脸红心跳的是, 王腾虽然穿着裤子不过他双腿间的宝贝儿这会就隔着一块布抵在自己的双臀处, 这让刘艳有种yu罢不能的感觉却又不好明说, 于是她不经意地挪动两团肥肉,尽量避开王腾的下面。 两人在水里也不知待了多久,眼看天都快黑了, 刘艳忙说: “坏了小美放学回家还没饭吃呢。” 说着,她如一条泥鳅般脱开王腾放在她背上的双手, 自顾自游到了河岸边。 不过她的衣服裤子都在河岸上的大石板上,王腾还在水里看着她, 她可不能就这么上河。 于是又对王腾说,“弟,你先上去吧,我好穿衣服。” 王腾也不好意思待在水里,二话不说游上岸, 一直走到离贵妃河很远的地方才停下来等刘艳。 此时天已经快黑尽了,王腾蹲在地上,回想起在贵妃河里和刘艳的一幕幕难以忘怀的画面, 心里不自觉生出对刘艳的异样情愫来心想,艳姐真是漂亮, 反正他的男人也死了就让我来照顾她好了。 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比刘艳小,刘艳肯定不会答应和他好的。 于是乎,他的心里一直闷闷不乐。 没多久,刘艳穿着紧身的花布汗衫,套着大红sè的包裙款款走来, 见王腾蹲在地上心事重重的 就问: “弟, 你这是咋的了”王腾摇摇头勉强挤出一丝微笑, 说: “艳姐我等你呢,能咋的”王腾家住杏花村村头, 两间木房子门前用藤条、竹枝围成个院子,此时, 院子里的一只老母鸡正领着十多只小鸡围在一名扎着马尾辫的女孩身边抢食吃。 这女孩正是刘明全的三女儿,王腾的妹妹刘小美。 今年十二岁,在邻村的小学读六年级。 刘小美虽然还小,但长得非常漂亮,一张jing致的瓜子脸, 尤其双眼时时泛着桃花很有长成她大姐刘艳二姐刘丽那么漂亮的潜质, 而且她的身体发育较同龄女生更加好虽然穿着一身宽大的校服, 但初具规模的胸前已经微微凸起让许多男同学心仪。 不过,她却从不给那些追求她的男生好眼sè, 倒是和自家的哥哥王腾比较亲密。 远远看到大姐刘艳和哥哥王腾,刘小美心中欢喜, 丢了手里的玉米粒就往屋外奔去然后一个纵步跳到王腾身上, 整个身子都挂在王腾身上 撒娇说: “哥, 你和大姐咋这么晚才回来都把我饿坏了。” 刘小美整个人缠在王腾身上,王腾为了不让她掉在地上, 只能双手托着她的双臀。 经过了今天和刘艳的尴尬事情,王腾这会双手托着刘小美的屁股, 只觉得心里痒痒的加之刘小美的胸口紧紧贴在王腾身上磨蹭, 王腾不自觉自家宝贝竟是又抬头了。 “小美,快别闹了。” 刘艳见刘小美蹭到王腾身上胡闹,忙上去将她抱到地上, 一脸温柔的说“你哥在庄稼地里累了一天,让大姐给你煮饭吃好不好”“好!”刘小美和刘艳的关系一直不错, 小时候刘艳的妈妈因为生刘小美难产死后刘小美可以说是刘艳一手带大的, 所以刘小美对刘艳不仅仅只是对姐姐的敬畏, 更多的是对母亲的爱。 说着,两姐妹手拉着手欢快的进了院子里。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因为妈妈去世得早,所以, 刘艳这个当大姐的很小的时候就开始cāo持起这个家 也正因为这样刘艳烧得一手的好菜。 为了能节省些煤油,晚上的时候,王腾一家人就在院子里就着月亮吃晚饭。 刘小美要准备考试,所以匆匆吃了一碗饭后就去屋里复习去了。 刘艳说今年的雨水好,玉米的收成肯定不错, 于是就提议说喝点酒庆祝。 王腾虽然酒量不好,但也不拒绝, 说: “艳姐, 你想喝我陪你。” 说着,从屋里翻出来一瓶子的杏子酒,他自己倒了一碗, 给刘艳倒了半碗“艳姐,酒不是什么好东西, 适量就好。” 说罢,自个儿仰脖子喝了半碗,才坐在桌前继续吃菜。 刘艳的柳眉微微一蹙,抢过王腾手里的酒瓶子, 说: “咋的小看你姐”说完,自己把半碗酒倒得满满的, 而后举起碗很有些豪迈的说,“干了这碗!”不待王腾答话, 自个儿已经仰脖子喝完然后又倒了一碗。 一碗酒下去,刘艳的脸已经开始泛起红晕,王腾看在眼里, 却又不好多说也举起碗子一口气喝完。 如此一来二去,两人就都喝得有些晕乎了,喝晕乎了就喜欢说胡话, 刘艳先说: “弟我们老刘家苦了你,艳姐对不住你哪。” 王腾知道刘艳心里的疙瘩,起初王腾为了cāo持这个家退学, 后来他又把刘艳从果子屯接了回来这让刘艳觉得是自己拖累了王腾。 王腾看着刘艳微醺的双眼,只觉得漂亮极了, 便说: “艳姐我也是老刘家的人,你以后可别再说这些见外的话了。” 说罢,又仰脖子喝了一口杏子酒。 因为喝醉了,所以刘艳也没注意自己的包裙这会已经挽到大腿, 双腿间的白sè内裤晃得王腾头脑懵懵的王腾借着酒劲, 一屁股坐到刘艳身边大巴掌放在刘艳的大腿上, 他不敢动就这么把手僵硬地放在刘艳的腿上, 感觉到阵阵冰凉柔滑传入掌心。 刘艳也喝醉了,感觉到王腾的手在她大腿间磨蹭, 便抓住王腾的手 迷迷煳煳的说: “弟,你对我真好。” 边说边把王腾的手往她两腿间推。 王腾的头翁一下就炸开了,他一只手触碰到刘艳白sè的内裤, 只觉得里面热热的就好像有水蒸气一般。 受到这种强烈的刺激,他的胆子也大起来,另一只手顺着刘艳的腰板, 瞬间把住了她胸前的一团绵软。 “呵……”刘艳一声轻唿,差点叫出声来。 王腾怕屋里的刘小美听到,忙伸手将刘艳的嘴捂住, 可屋里的刘小美还是听到动静 便扯着嗓子在屋里说: “哥哥姐姐, 你们还没吃好饭”王腾和刘艳如被抓了现形的小偷一般 各自缩手心里犹自扑通跳个不停姝神最新章节。 刘艳整了整凌乱的衣裙,草草收拾了饭桌,便进屋陪刘小美写作业去了。 王腾左右无事,便在院子里乘凉。 村里还没有电,一到晚上,家家户户关门闭户的, 男的女的都去做那男上女下的快活事像王腾这般在院子里乘凉的, 少得很。 正当王腾闲在院子里无聊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细微的低唿, 王腾一听到这声音立时面红耳赤,不觉循声看向邻居家。 邻居是李八斤家,他打工回来,上个月刚刚结婚, 办喜酒那天王腾偶尔看到新娘子,是个极漂亮的女人, 长得细胳膊细腿的很有些魅相。 听村里人说,李八斤的媳妇儿叫沈青青,是个外省人, 李八斤在外地打工认识的。 王腾想,两口子肯定是在干那男上女下的好事, 我且去瞧瞧。 想到这里,他便猫着步往李八斤家偷偷走去。 没走多久,就听到屋里传来李八斤和沈青青的说话声, 李八斤喘着气说: “啊……媳妇儿……你手上的劲大点……啊……”沈青青在一边抱怨: “死人……我手都快断了……”然后 就是一阵“吧嗒吧嗒”的声音间或有李八斤如杀猪般的叫唤声。 村里的窗子都是用白纸煳的,王腾来到李八斤家窗前, 指头蘸了点口水轻轻一捅,那被白纸煳着的窗户纸就被打开一个小孔, 正好够王腾看到屋里的光景。 这一看,王腾的眼珠子都直了。 原来,李八斤和媳妇儿沈青青新婚燕尔,正是如胶似漆的时候。 这晚,夫妻俩早早关门睡觉,这时,李八斤脱了裤子躺在床上, 而沈青青坐在床沿只穿了一身内衣内裤,正双手抓着李八斤的那个东西在上下捣弄。 李八斤的一只手抓着沈青青裹着内裤的双臀, 一只手探到沈青青穿着内衣的柔软里正费力地享受着。 沈青青很卖力,没多久,李八斤的那个充血的宝贝一阵颤抖, 伴随着他的大喊大叫丝丝白水洒在沈青青的腹部。 做完这一切,沈青青旋即爬到床上,关了床帘, 隐约看到她解开了自己的胸罩放到李八斤的脸上 又脱了内裤对准李八斤的那个宝贝儿上下摩擦 谁知道李八斤那个竟然软趴趴的沈青青弄了一阵没有丝毫起杆的迹象, 自顾自骂了一声便翻身睡觉去了。 透过虚掩的床帘,王腾依稀看到沈青青那下面的粉sè长河湿漉漉的, 丝丝缕缕的清水就像鸡蛋清一样。 李八斤在床上躺了会,又翻身压在撅着屁股睡觉的沈青青身上, 下面的宝贝儿顶着沈青青大腿根部的两瓣肥肉 讨好的说: “媳妇儿我明天就去外省打工了, 你再给我弄一次。” 沈青青头都不回, 埋在被子里瓮声瓮气的说: “最好别回来。” 然后,李八斤又躺在床上睡下,临了, 他说: “老子在外面, 你可别给老子戴绿帽子。” 见没有激情可看,王腾蹑手蹑脚缩回自家院子, 暗自嘲讽: “敢情李八斤竟是个无能要是有机会, 我一定把他家媳妇儿侍候得舒舒坦坦的一曲蛊迷心最新章节。” 这时候,刘艳和刘小美已经睡下了,屋里黑漆漆的一片, 王腾心里一阵意动轻声轻脚进了屋,“吱呀”一声, 把门闩上。 一张大床上,两个女人安静地躺在被子里。 王腾想也不想,匆匆脱了衣服裤子就往自己的被子里挤。 王腾家总共就两间木房子,一间堆放杂物、粮食, 剩下的一间又是厨房又是卧室屋里的床很大, 一人一床被子全家睡一张床。 此时刘小美睡在最里面靠墙的地方,旁边的刘艳把被子裹得紧紧的, 借着夜光王腾看到刘艳肩部的内衣带子松垮垮的。 女人睡觉都喜欢把内衣脱了睡,多半刘艳现在也是这样, 王腾想。 正是天气热的时节,虽说夜里凉快些,可这屋子里还是热得慌, 想起白天和刘艳发生的种种又回想起刚才看到李八斤和沈青青干的那男上女下的事, 从未尝过男女之事的王腾这会躺在床上不盖被子也觉得身上热得不行, 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z号[唯漫书城] 回复数字2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也不知过了多久, 刘艳合着被子翻身到王腾耳边低声说: “怎么不睡觉”刘艳吐气如兰 此时又是凑到王腾耳边说话这让王腾原本就躁动的心更是狂跳不已, 于是便翻身对着刘艳 压低了声音说: “太热了, 睡不着。” 这么近距离的看刘艳,只觉得她的脸蛋漂亮极了, 尤其那长长的脖子更是让王腾心慌意乱。 刘艳眨巴着眼睛,想了想, 忽然又说: “你进来睡吧。” 说完,她就悄无声息转身背对着王腾。 起初王腾也没弄明白刘艳说让他进来哪里睡, 可一低头看到刘艳松开的半截被子他顿时就心慌了, 想也没想掀起刘艳的被子就到了刘艳的被子里。 刘艳的被子里热乎乎的,阵阵成熟女人的香味扑面而来, 王腾不敢乱动 试探xing地低声喊: “艳姐……”刘艳却不说话, 只是身体在微微颤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