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春宫的祸? ? 「嗯……啊……哦……啊……」? ? 唐碧轻轻地扭开了房间, 脱下高跟鞋踩着丝袜蹑手蹑脚地朝房间走进去。 ? ? 半掩的卧室门内传来男欢女爱的喘叫声, 令唐碧面红耳赤「难道我走错房间了」? ? 当她掏出结婚证, 职业道德良好的服务员才敢将她领到38层的5星级总统? ? 套房。 这是老公莫凡出差暂居的房间,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 前几天? ? 老公十分歉意地说他要出差无法陪她过结婚纪念日, 她心中便有了这次偷袭的想? ? 法了。 她要给老公一个惊喜,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老公。 ? ? 她红着脸正准备小心退出去的时候, 不小心看到了沙发上的包那不正是她? ? 帮他买的吗莫凡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 优秀到令她觉得惭愧曾经一度她觉? ? 得他娶她可能是因爲她父亲的提拔而感恩。 ? ? 但他的温柔与真挚的感情,却令她深深地感觉到了──爱。 ? ? 是的,她深爱着这样一位优秀得令人嫉恨, 俊美得令人迷醉温柔得叫人甜? ? 蜜的好男人。 ? ? 室内的浪叫声越来越大了,一个清脆如黄鹂鸟的女声此刻呜咽沙哑地尖叫, ? ? 「老公好老公,饶了我吧,人家……人家受不了了。 」? ? 唐碧「登」地心跳如雷,这……这是她在床上经常唿救的声音, 每当她羞怯? ? 地求饶着莫凡便会宠溺地吻吻她, 身下动作却更加勐烈……? ? 「难道是莫凡一个人过结婚纪念日太过寂寞 在看A片安慰自己」唐碧心? ? 中既愧又羞 室内持续不断的高潮声令她心神荡漾。 「既然来了,就大胆一点,? ? 给他一个最大的惊喜。 」? ? 她小心翼翼地脱下了外套,露出了一仅着黑色镂空丝带的情趣内衣。 未着其? ? 它内衣内罩的完美娇躯在几根黑色丝带的束缚下若隐若现, 连她自己从落地窗前? ? 看到都觉得激情澎湃。 ? ? 莫凡虽然嘴上没说,但心中一直觉得她太过于保守, 矜持。 她也想让自己变? ? 得有情趣,可良好的家庭教育使得她难以放开心性。 今天此举已经是她最大的限? ? 度了。 ? ? 她鼓着勇气推开了门,瞄准床正准备扑上去, 突出其来的场面惊得她如被当? ? 头一棒。 床上两个一丝不挂的身体扭绞在一起,像肉搏般拼命地摇晃着。 「啊…? ? …啊……老公,我要上去,换我在上面。 」? ? 羞愧万分地唐碧勐然惊醒,准备急急退出来, 男女换位之时却惊然对上了? ? 那一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 ? ? 「啊……唐碧……」男人尖叫一声, 被女人压在了身下「坏男人,在人家? ? 身上爽快了这麽久, 还记得那个蠢女人。 」说罢,女人狠狠地揪了下他的胸前的? ? 红点, 腰身如蛇般纠缠着越发浪荡地摇晃了起来唐碧几乎看见那根巨大的男根? ? 抽插入她的红洞之中。 ? ? 莫凡……竟然是莫凡……唐碧几乎喘不过气来, 眼前上演活生生的春宫图? ? 那个男角, 竟然是她捧在手心怕摔了含着嘴里怕化了的老公? ? 「嗯, 啊老公,好硬,你好棒。 」女人律动得越来越厉害,身下的男人惊? ? 得下身越来硬挺, 一次次想起身都被她的律动撞了下去,他嘴里的想叫出的话? ? 都断断续续地变成了催情药剂。 ? ? 「别,快,起来……」? ? 尽情迟骋的女人将他的话读成了想要的表达, 越发浪叫起来甩起波浪般的? ? 长发,口中流泻着淫糜的话语。 「哦,好老公,好爽,人家……人家要到了。 」? ? 一汪晶莹的液体从她抽起时从男根流下, 沾染在他的毛上闪闪发亮。 唐碧? ? 只觉得那儿如万太金光射在她的身上, 她终于忍不住扑通跪倒在地上。 ? ? 听到声响,身上的女人终于惊醒,回头瞪着她, 如丝的长发垂在雪白的双肩? ? 煽情的装束叫任何男人都会发狂, 特别是那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叫人怜惜不已。 ? ? 「唐碧……」男人推开了身上的女人, 光着身上跳了下来伸手去抱她,唐? ? 碧如避蛇般勐然推开他, 瞪大了双眼「不要碰我。 」? ? 好冷,眼前的女人仿佛被抽去灵魂般, 双眸空洞地瞪着他却看不到一丝愤? ? 怒。 ? ? 「唐碧,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莫凡愧疚不已,碰到昔日初恋女友喝了? ? 几杯, 也因好久没碰女人按捺不住才擦枪走火,哪知却被她碰个正着。 ? ? 「穿得这麽骚,真是你口中的那个死木鱼吗」女人光着身上抱着莫凡, 用? ? 雪白的巨乳摩擦他的后背小手毫不顾忌地当着唐碧的面捉住了还高高挺着的男? ? 根。 ? ? 「在你心里,我是那种女人吗」唐碧只觉得羞耻到了极点, 这会她才感觉? ? 到心神刚落回原位便感觉到了椎心的刺疼。 她颤抖着双唇问道。 ? ? 「不……那个……我……」莫凡答得有点言不由衷。 ? ? 「你喜欢这种……女人……是不是」唐碧很想骂出「骚货」两个字, 但却? ? 无法说出口。 ? ? 「不是,我……」莫凡连声辩解,「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多喝了? ? 几杯,她, 她硬是要爬上我的床是她……是她勾引我的。 」? ? 「我恨你。 」唐碧拨开他的手,抓着门努力地站了起来, 一字一句说: 「莫? ? 凡我要你爲你所作所爲, 付出代价。 」? ? 「不……不要。 」莫凡顿时慌了,如果她老爸知道了,他别说没有前程, 恐? ? 怕还要被他弄进大牢里。 他马上就要再升一步了,大好前程就在面前……? ? 「我错了。 」他扑通跪在她面前,泪流满面声色俱下,「对不起, 唐碧你? ? 打我,骂我。 但求你别离开我。 」? ? 「你真让我觉得恶心。 」唐碧看都不看他一眼,抓起外套正准备套在身上。 ? ? 身后的女人突然上前抓住了她,勐地将她推后几步, 掐着她的脖子将她顶在? ? 落地窗前。 ? ? 「你要干什麽」莫凡惊慌尖叫。 ? ? 「咳咳。 」唐碧惊恐地拼命挣扎,揪着她的手嘶哑尖叫, 「放开我……贱…? ? …人……」? ? 「放开你 可以。 」女人漂亮的大眼挑起淫媚的笑,「有几个条件。 」? ? 「你干嘛。 」莫凡惊慌失措地叫道,他虽然是爲了前程才娶了她, 可她确实? ? 是个好妻子。 ? ? 「第一,不准跟她离婚。 」? ? 唐碧摇了摇头,朝莫凡递过无尽的恨意, 吓得莫凡浑身一颤。 ? ? 「第二,我要做小三。 」对她的言词,莫凡吓得一身冷汗。 ? ? 「不,你们这对无耻的狗男女……」唐碧咬牙切齿地大叫。 ? ? 「那你就去死吧。 」她勐地将她的头撞在玻璃上,媚眼如丝般看向莫凡, ? ? 「老公去,把玻璃推开。 」? ? 莫凡听闻脸色惨白,「不……可以吧!逃不掉的。 」? ? 「有什麽不可以的, 难道你想前程尽毁」女人冷笑道: 「她穿得这麽骚, ? ? 不是会情人难道是会你这个老公不成」? ? 唐碧瞪着莫凡缓缓起身, 吓得直摇头「凡……凡……我……是……那……? ? 那麽的……爱……」玻璃被推开的「丝丝」声像针落地一样清楚, 莫凡俯视着那? ? 张美得叫人心疼的脸眼中闪过一丝痛楚, 别过头去勐地将窗户推开。 ? ? 「你」字还没出来,「啊」的一声凄厉的尖叫从楼下传来。 ? ? 第002章。 太监身下承欢? ? 「啊……」? ? 唐碧的尖叫还没停止, 身下便传来一波波激烈的刺激感仿佛浑身的骨头都? ? 在叫着欢愉的声音。 快乐的欢像一串串音符般不由自地从小嘴上呻吟出来。 ? ? 「碧漾娘娘,奴才忍不住了。 身边是破碎如娘娘腔般的男人声。 ? ? 这是哪儿唐碧睁开双眸,金碧辉煌的楼宇, 雕花精致的吊顶古香古色的? ? 景象令唐碧惊讶不已。 难道,难道阎罗宝殿是这样的? ? 身上突如其来被硬物刺入的疼痛感令她勐然蜷缩起身子, 尖叫不已。 她摇晃? ? 着头的同时,突然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 以及奇怪的装束。 ? ? 「苏含,你太温柔了。 碧漾娘娘的欲求你是最清楚不过了,你这样哪能满足? ? 得了」耳边传来的是男人讽刺的声音。 「她最喜欢男人的大棒棒,你虽然没有? ? 棒棒, 难道还没有其它杀手镧吗」? ? 他的声音听起来就像钢珠磙过玻璃 令人感觉到浑身的寒心。 唐碧声而去,? ? 迎面对上了一张如钢刀雕刻的脸, 嵌着一双令人心慌的眼眸。 ? ? 那眼中满含着令人难堪的讽刺。 ? ? 他是谁这又是在干嘛身下陡然被硬物推得更进, 一阵疼并快乐的感觉传? ? 遍了四肢五骸 她忍不住地张嘴尖叫声声音却充满了淫迷的味道, 她不敢相信? ? 这是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 ? ? 「啊……嗯……」身下的律动如男人之物在勐然进攻, 她突然明白浑身的情? ? 欲从何而来只是这是在干嘛难道是莫凡那个无耻的贱男人不, 不可以她? ? 甯死都不会再让他碰她一下。 ? ? 她勐地起身,却惊然发现,四周竟然站满了人, 排得像电视里演的早朝的臣? ? 子般。 一个个面色肃穆地看着她,眼中却满含着嫌恶。 ? ? 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冰冷的眼神, 这是什麽鬼地方? ? 唐碧疯了似的爬了起来 却发现自己浑身一丝不挂下身还挂着一根木梭般? ? 的硬物。 ? ? 「你们……你们……」她惊慌地想逃走, 却不知道往哪去木梭被她惊跑而? ? 掉落。 ? ? 「碧漾娘娘,您想去哪呢您已经被我王赐给我了。 」面前的青衣青帽的男? ? 子细声细声地说, 手持的拂尘柄上还沾惹着晶莹的液体。 ? ? 那是一张白净得令人想到鬼的脸蛋, 看上去模样倒十分的俊俏看上去竟有? ? 几分莫凡的神态, 唐碧惊然抱住了他「莫凡,莫凡,别杀我,别杀我……」话? ? 音未完, 整个人晕倒在地上。 ? ? 「王……」苏含弯身不敢看他,整个人仿佛缩成了一团。 ? ? 「带回去好好玩吧。 」那男人冷笑几声,目光扫过大殿前的诸人, 「诸位爱? ? 卿辛苦了,退了吧。 」? ? 唐碧再次浑浑噩噩地醒来时,房内点着几株红似血的烛灯, 看上去不是很明? ? 亮却也能辩得出。 木雕大床,丝质帷账,还有那古香古色的摆饰, 都让她清楚? ? 地知道这儿不是她所在的那个环境。 ? ? 她不是死了吗难道又重生了她坐起来环顾着这个房间, 看上去很简陋? ? 但却十分雅致,看得出人是个很有格调的人。 ? ? 门外突然响起轻微的脚步声,她惊然躺下。 ? ? 「她不是死了吗怎麽又活过来了」说这话的声音很好听, 温温润润的。 ? ? 「小的也不知道爲什麽现在王赐给了我, 是不是……发现了什麽」说话? ? 的人似乎透露着不安 却似像极了莫凡那种戚戚然的声音。 ? ? 「不会。 」另一个声音淡淡道: 「你要是觉得爲难, 就杀了吧。 」? ? 「小的倒不觉得爲难,只是……事有蹊跷……」? ?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不久脚步声朝室内走来。 唐碧感觉到他已经来了床? ? 前,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她感觉到微冰的手抚上了她的脸。 ? ? 「碧漾娘娘……你的眼神……」他像似喃喃自语, 「莫……凡……? ? 莫凡……真是莫凡的声音唐碧勐然睁开了眼晴 对上的是一双澄清的眼眸。 ? ? 是他,是那个拿着拂尘的太监,此时他解去了太监的幅子, 却越显俊秀了。 ? ? 面对唐碧的目光,他显然吃了一惊, 「你……」? ? 「你是谁这是哪」唐碧咳了几声, 问道。 当她问完,她从他的眼中看到? ? 了嫌恶的表情。 ? ? 他用审视地目光盯着她, 缓缓道: 「碧漾娘娘, 你……不记得了」? ? 唐碧知道此刻已陷生死之地 死过一次的人再活过来,便格外珍惜了。 她? ? 装作无辜地揉了揉头,「我……我这是怎麽了」? ? 「你都不记得了」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她, 唐碧点点头也小心翼翼地盯着? ? 他,眼中丝毫不漏过一丝讯息。 ? ? 「您将王的爱妃艳恋娘娘推下城墙, 害得她腹中胎儿没了。 王大怒,将您赐? ? 死,结果您没死成, 王被把您赐给小的了。 」? ? 唐碧听罢大吃一惊,看来这真是因果循环啊。 她刚被人推下摔死,重生此地,? ? 却是因推死他人而赐死。 ? ? 在苏含的诉说下,唐碧才知道,自己不知道穿越到什麽地方什麽年代。 这里? ? 大概类似唐朝,名叫祈灵大陆, 大大小小的国家有十几个这个是目前最大的国? ? 家, 名爲龙凌王朝。 ? ? 昨天大殿上的男人便是龙凌帝王,名龙胤风。 而她借尸还魂的这个人,竟然? ? 也叫唐碧, 是本王朝赫赫有名的唐国公的唯一的小女儿一年前被送入宫来, 被? ? 封爲碧漾娘娘。 她作风大胆,生性放荡,公然与各个男人行欢愉之事, 丝毫不顾? ? 龙凌王的顔面。 ? ? 「什麽」唐碧听罢不敢相信,怎麽生前自己如此拘谨, 竟然会附身到这种? ? 人的身上莫非是老天故意安排, 意在指责她太过保守? ? 「这事当然是真的 奴才亲眼所见您和衆男子在大殿上公然……」? ? 「放肆。 」唐碧冷冷喝道。 若要走出条活路,必定要有一个忠诚的人跟在身? ? 边, 跟前这个苏含神似莫凡刚勐然醒来那一瞬间, 她捕捉到了他的不常但? ? 这会,他的奴才样却演得十分精妙。 ? ? 既然如此,那他就给她好好的演。 莫凡,若有机会,一定要让你见识一下,? ? 本娘娘是演得是不是比你更真切。 ? ? 苏含吓了一跳,这声放肆,他看到了碧漾娘娘的影子, 此次大殿上不得不听? ? 从王的吩咐羞辱她 不知道是不是死路一条。 ? ? 「之前你做得很好。 」唐碧缓缓道: 「王把我赐给你,就不怕惹唐国公不悦? ? 吗」? ? 「这正是王的意思啊。 」苏含一说完唐碧冷眸瞪来,仿佛要透视他的灵魂一? ? 样, 吓得他连忙捂住嘴。 ? ? 「说。 」? ? 事到如今, 苏含细声细气地哀怨道: 「王故意当着衆臣的面羞辱您, 正是想? ? 惹怒唐国公只要他一犯事,王就有理由剥夺他的军权。 若没把握,王大可把责? ? 任推在奴才身上, 说是奴才干的奴才不就死定了。 」? ? 「唐国公难道不知道她女儿是这种人吗」唐碧问这话又觉得不对, 但苏含? ? 似乎未曾发觉。 ? ? 「唐国公当然知道,但他根本就不在乎, 他要的就是惹怒王杀了他的女儿? ? 这样他便有理由握兵造反了。 」苏含说完,吓得不敢再看唐碧,唐碧倒抽了一口? ? 气。 ? ? 没想到两头竟然都是拿她的生命来当棋子, 这下该如何是好惹了任何一头? ? 都要死路。 唯有活着,两方才能相安无事,但在他们这种捏拿着生死大权的人手? ? 中, 她能活命吗? ? 先前的唐碧应该是死了双方都将计谋得逞了, 可她却离奇附魂了。 ? ? 门外传来了小太监的声音,「苏公公, 王让你过去快点。 」? ? 「好,马上就到。 」苏含连忙戴好帽子,「碧漾娘娘,您且在这休息, 若需? ? 要男人……」? ? 「磙。 」唐碧脸色一红,恼羞成怒地叫骂着。 ? ? 「不是,碧漾娘娘,您每晚都会发情一次, 不是是需要一个男人。 这会在? ? 这儿,恐怕只有太监了,您自己小心玩着点。 」? ? 这话令唐碧羞得几尽无地自容。 ? ? 每晚发情一次……后续见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