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呀明,三十岁,在西贡一间村屋做花王, 我每天一早便要开始我的工作修剪,施肥,种植等等的工作, 间中要兼顾屋内其他的工作! 老板夫妇是日本人 每天一早便要回公司上班直至晚上才回来,所以下午我会比较清闲. 淑仪是邻屋的佣工, 一年前从内地来的小姑娘今年二十岁,个子小小的但样子很清纯, 我经常闲时在屋前和她闲谈的。 这天下午我如常地在工作,淑仪在门前向我挥手, 我绕过屋旁到门口处开门淑仪着我可否帮忙, 老板要她把她们屋外的木柜搬开但因太重,她不够力, 我看一看门外的木柜我着她和我各搬一边,慢慢的把木柜搬起, 天气很热我和淑仪搬得满头大汗,淑仪俯着身子搬着柜, 深深的乳沟马上呈现我眼前薄薄的胸罩包裹着一双丰满的乳房, 我看得入了神柜搬好了,淑仪谢过我后,我说她终于捱到了周未, 明天便是假期了. 淑仪苦着脸说假期算不了什么 她的薪水那么低假期出外都是四处走走,吃点小食, 那有多馀钱花我灵机一触,刚巧老板俩夫妇回了日本, 要到下星期中才回来我向淑仪说倒不如偷偷来这边渡周日吧, 家里又有泳池我们又可电话预订薄饼,淑仪犹豫了一会笑着点头说好。 第二天一早,我开着门假装在门前修剪花草, 淑仪从邻屋走出来后蹑手蹑脚地跑了进来,我顺手关上大门, 淑仪站在我屋内的花园赞叹我这边装修得很美丽, 跟着朝着后园行去. 后园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泳池, 隔着落地玻璃可看到地下大厅我向淑仪说今天就在这里度假吧, 我看到她的眼中充满喜悦淑仪今天的衣着和平日工作没多大两样, 都是一件很旧的开领恤衫下身一条普通牛仔裤, 一对破旧的球鞋但清纯的样子却散发着少女无穷的吸引力, 我领她进了屋内开着厅中的大型电视,淑仪小心奕奕的坐下, 生怕会弄坏什么似的!??她很好奇地问了很多关于我的日常工作 我亦问她为何一个女子从老远来到此打工她说乡下很穷, 邻屋的老板其实是她的远房亲戚爸妈托了很多关系才求得他们留我在他们家里打工, 顺道看看在香港有没有其他发展虽说是远房亲戚, 但他们都只当我是一般佣人看待! 我俩愉快地谈了一整个上午 门钟一响外卖薄饼送来了,我俩坐在敞大的客厅吃着薄饼, 淑仪很少机会吃薄饼所以有点狼吞虎咽,我笑她真的像初来城市般模样, 淑仪白了我一眼撇起了小咀,可爱得不得了, 我此时真的有点喜欢了她! 饱肚之后淑仪站在面向泳池的落地玻璃伸了一个懒腰, 我看着她丰满的胸部,小小的蛮腰,紧紧牛仔裤包裹着的吸引的臀部. 我脑里一转向她说, 倒不如往泳池游泳吧淑仪看着泳池,转头向我说, 她不懂得游泳而且她也没游泳衣,我说不要担心, 泳池的水不太深再加上香港很难有机会在屋内私家泳池游泳, 说着我脱去上衣穿着短裤地往泳池一跳下去。 ??淑仪站在池边看着我,我示意她下来, 淑仪有点为难站在池边良久,我知她是很渴望下来的, 我沿泳池游了一圈我再一次示意她下来,她望着我, 微微点一点头跟着有点尴尬地开始脱衣服,淑仪只脱剩内衣裤, 我看到呆了眼丰满的乳房,薄薄的尼龙小边内裤, 内裤内透出的黑影我的小弟弟已在水中狠狠地顶着短裤了, 淑仪沿着池边的楼梯慢慢地爬下来我从她背后扶着她, 池水刚到达她肩膀. 我领着她慢慢前行我牵着她双手, 教她怎样用双脚蛙水淑仪照着做,但动作很生硬, 她摇摇头说自己很笨池中开始水深,淑仪有点不安, 双手开始紧握着我我故意再往深处去,淑仪的脚触不到地, 大惊地双手抱着我颈地紧抱着我我紧抱着她的臀部, 澎涨的下身紧顶着她她丰满的双峰亦紧压着我, 我感到她的心跳得很厉害淑仪羞着睑左顾右盼, . 我站着不动享受着这亲密接触,淑仪开始有点动情, 把头靠在我肩膀上紧抱我的手开始不客气,在她背上由上而下游走, 跟着慢慢地在她胸前揉捏淑仪闭上眼睛,唿吸亦开始急促, 我抱着她行回池边令她站着我深深地往她嘴里吻着, 淑仪微微的抗拒但很快便近合着,我伸手解开她背后的胸扣, 胸罩脱下便随水飘去浑圆饱满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前, 她娇羞地低下头. 我顺势褪下我俩下身仅有的障碍, 我们已回复大自然般地在池中拥吻着我揉弄着山峰顶上的乳头, 乳头已经翘起了我的手往下抚摸着她温软的罅缝, 淑仪慌忙捉着我手并把双腿紧压着我被她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 我看着她一脸娇羞我继续在她嘴里吻着,淑仪身子又开始软下去, 我在她大腿两侧慢慢探索着继而轻轻再抚弄着她的小穴, 她不再抗拒地紧抱着我. 吻了一会,我把她翻转身子, 我双手从她身后揉捏她的双乳她把头靠向我的吻着, 我强而有力的下身已紧贴着她的圆翘的臀部我的阴茎已陷入她的股缝, 渐渐已滑到她小穴缝外磨着我轻轻压下她的背部, 翘的屁股隐约看见稀疏的耻毛随水飘扬着淑仪双手按着池边, 我用手握着水中的阴茎缓缓地向着她胯下小穴进发 淑仪的身子发抖着我慢慢的挺入,但发觉有点障碍, 我看见淑仪皱着眉头咬着上唇我慢慢地抽动, 每一下都进入一点跟着我用力一挺,淑仪痛得浑身一颤地呀了一声, 池水范起丝丝红色. 原来我是淑仪第一个到访者, 我做梦也没想过我是这般幸运我慢慢地抽动, 待她逐渐适应这个感觉温暖而狭窄的隧道包着我的硬物, 抽送的动作加上番起的波浪很快我要到达高潮了, 澎湃的精液射进淑仪体内深处我拥着她筋疲力尽地在池边喘气, 我拔出软弱无力的小弟血丝和精液随池水中飘出, 我俩爬上泳池淑仪按着下身眼泛泪光地望着我, 我吻了她一下一把抱起淑仪进入屋内,一起在客厅中的沙发相拥而睡! 不知睡了多久, 外面天色已昏暗我睁大眼睛,看着怀里光着身子仍睡着的淑仪, 想到今天我令她进入人生另一个阶段我轻轻抚摸着她, 我的小弟又再雄赳赳地站起来. 我爬起来, 把淑仪的两腿轻轻分开我细意地欣赏着她这块初被开垦的禁地, 红色的嫩缝两旁仍然微微的红肿我捉着她大腿把头靠近, 舌头肆意地舔着她的两块嫩肉淑仪轻轻摆着腰, 我知她已被我弄醒了穴水开始范漤,我听到她微弱的呻吟, 我爬上去吻着她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头已沾满我的口水, 她抱着我的头闭着眼睛张开小嘴地呻吟,我的阴茎已在她的穴口磨着, 慢慢的开始插入这次比较顺利,但狭窄的感觉依然, 淑仪闭上眼紧抱着我享受着每一下的冲刺,我俩就在敞大的客厅中摇晃着, 再一次昇华到另一境界。 这天之后,每逢老板夫妇不在香港的周日, 这屋子就变成我俩的小天地。